情到深处人自静

情到深处人自静

——我对语文需要安静的一点理解

作者:自永军    学校:云南省大理州弥渡一中   邮编:675600  

特级教师严华银说过“让语文课堂安静。让学生真正自主并成为主体,静静地看书,静静地读书,静静地思索,接着与同学、与老师静静地研讨,悄悄地对话,正是在这一神圣的殿堂里,静谧的“情境”下,语文的营养如随风潜入的春夜细雨,在有无之间缓缓注入,于是,语文能力和素养的芽儿在无声无息中潜滋暗长。这就是每一个人语文学习的真实状态!

我认为语文的安静应该是发自内心的、不由自主的,当学生的情感被充分激活时,他们与作者或是主人公取得了共鸣,进入了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境界。

我在教学《滕王阁序》时,学第四自然段“遥襟甫畅,逸兴遄飞。爽籁发而清风生,纤歌凝而白云遏。睢园绿竹,气凌彭泽之樽;邺水朱华,光照临川之笔。四美具,二难并。穷睇眄于中天,极娱游于暇日。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。望长安于日下,目吴会于云间。地势极而南溟深,天柱高而北辰远。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怀帝阍而不见,奉宣室以何年。”作者感情由喜转悲,由“天高地迥”“宇宙之无穷”想到人之渺小,人生之短暂,进而想到自己人生的坎坷与磨难。

我把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”工整的写在黑板上,当时我是这样表达的:面对宇宙无限、长江无穷苏轼在《赤壁赋》中说到“寄蜉蝣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”人较之于天地,只是历史长河中的浪花一瞬,建功立业是每个男子汉的强烈愿望,可是这短暂的人生,道路却是曲折不堪,王勃16岁就被征为王府侍读,前途无量,也就是和同学们差不多的年龄,可谓是人生的大起,两年后因戏为《檄英王鸡》文,被高宗怒逐出府,一下了由人生的巅峰跌入人生的低谷,可谓是人生的大落。一个人当经历了人生的潮起潮落以后,回首往事“关山难越”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,这样的悲,这样历程谁又能理解呢?今天有幸能参加这样的胜会,十分难得,大家“萍水相逢”却也是有缘之人,“兴尽悲来”但人生也应该多些豁达乐观,正如他在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中所说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”,进而劝勉在场的人,及时行乐,给自己的快乐找个理由。

我感觉当我说这番话时,教室里非常安静,同学们默不作声,当我再次给同学朗诵这一段结束后,同学们没有掌声,但是我好像从同学的眼神和表情中感受了同学们已经走近了作者,走入了作品中,这与平时的课堂完全不一样,平日里,同学们总喜欢交头接耳,总喜欢跃跃欲试,可今天却出奇的安静,就是下课铃响了好像大家也不忙着走出教室,我在想是不是我触动了学生的情思,让他们有所感悟,让他们如此安静,看来语文课堂的安静不是靠规定,不是靠要求,应该是情到深处人自静,努力追求师生生命润泽的课堂。

 (发表于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2014年1—2合刊

《情到深处人自静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