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季时话无奈


毕业季时话无奈


作者:自永军    学校:云南省大理州弥渡一中  


孩子们毕业了,许多话我在心底压力了两年,因为时候不到,我不能说,所以这两年里,我常给大家说两句话:“有意见,可以在背地里骂我,但还得执行。”“一切伤害都是为了爱。”


你们毕业了,我也可以说说我的“痛”了,讲讲我心中的无奈。


无奈一:我管得太严,有些学生和我有强烈的对抗情绪


因为我的到来,很多同学不能像高一时那样“逍遥自在”吧。于是,有人跳出来,不干了。记得有同学不参加周末自修而与我在办公室各不相让,逼着我同意他,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,好像我就是他的敌人。我想对这一类同学说,周末自修,如果只有几个人参加还有意思吗?而且学校有明确规定,请假人数不得超过3 人,你来当班主任,你会随便同意请假吗?从自私的角度讲,你读好了,你考上好大学,舒服快乐的是你而不是我,从更自私的角度说,你又不是我儿子,你读好了对我有多大好处,你读不好书,对我又有何坏处。可你却把我当敌人看,可你却一点不明白我的心。


我还记得,有几个女生,让我很难堪,当面当众在班上和我顶撞,我是老师,我需要自尊和面子,你的冲动把我们双方搞得下不了台,出于理智,我害羞一点没什么,所以我主动忍让,任由你说,你骂。


面对这种情况,谁不生气,但我不能像大家一样任性呀,我班女生多,好多女生,做事根本不考虑我这个班主任的脸面,让我下不了台,已经是好多次了。我找谁说去,这样的事,只能装在心理,慢慢去淡忘。


记得高二时,许多学生不接受我,认为我太专制、霸道,当高考成绩揭晓时,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,你高兴得快疯了,你还会骂我专制和霸道吗?也许你一时高兴,忘记了你当时是怎样与我对抗的,而我却对往事历历在目……


无奈二:讨厌我通知家长,可我不通知家长能行吗


学校有明确规定,学生有问题要及时通知家长。学校做出这样的规定是非常的道理的,一是能让家长及时了解孩子的动向,二是出于自保的需要。同学们,我只是一个老师,我只能负我该负的责任,社会上,让老师下不了台,老师好心结果却办了坏事,家长不依不饶来闹事的情况我听多了,看多了。所以,同学们相互理解吧,我通知家长有我自己的思考,将来我班同学也会有当老师的人,那时就能明白了。


我只是一个老师,我需要快乐地生活,我不通知家长,学生出了问题只能我一个人兜着,我通知了家长,家长有责任配合我搞好教育,而且出了问题,学校也会保护我。否则,我真是麻烦大了。所以,有些话,有些事,同学不喜欢但我得说,我得去做。


我是老师,我做事问心无愧就行了。我只是一个老师,想快乐地生活,安心地工作,好心办坏事的情况我见多了,我们不得不承认,不是每个人都是向善的,就在前两天不也还是有同学在群中匿名表示不满吗?我们不得不承认大部分家长和学生是好的,他们对老师充满敬意,但我们也要看到个别学生和家长对老师、对学校充满敌意。说真的,我不想被伤害,一切还是依法依规行事,该通知家长我还得通知家长,该记录的我还得做好记录,该有人证的我还得找好人证。无奈呀,我教育学生与人为善,可我还得留一手,在做好人之前,我得先把对方想成坏人,求求学生、家长们不要来伤害我,一切我都会尽力的,教师是一个弱势群体,自己才能救自己。


无奈三:天天讲分数分数,我也是被“绑架”了


我知道,分数不是唯一;我明白,师生之间除了分数还有许多可以交流的内容。到了高三,我也是被逼的,我是高三班主任,不讲分数,家长不同意,学校不同意。因为高三目标很明确,为分数而战,分数论英雄。由于我经常和学生谈分数问题,于是许多学生认为我很功利,认为我眼中只有分数,没有感情。其实不是,和我有深交的同学就知道同,我是一个重情义的人。高考成绩出来了,那么多同学都很高兴,因为你们的成绩比别人理想,因为分数让你找到了自尊,91%的本科率是创记录的,614分的突破不容易,两个艺术生都上本科,没有我当时的紧逼,哪来这样的成绩。我天天给大家讲分数,为的就是在高考成绩出来后,让你有一份喜悦而激动的心情,“老子考上了,我可以到外面去上大学了。”回想当初你是怎样反感我和你谈分数的,现在取得这样的成绩,你还反感吗?我带高三,见过多了,高考成绩出来之后,羞于见人,几天夜足不出户;因为丢不起面子,志愿都不敢到学校确认;因为分数不理想,离家出走,甚至有的选择……我早早地和你谈分数,就是不想你也有如此下场,你应该明白我的心。


此刻,我的内心是沉重的,有人对我说,你高兴个啥?又不是你儿子考好了,不要把别家的孩子教好了,却把自己的孩子废了。想想也是,我为了什么?我天天和大家讲分数分数,你到底反感些什么?


无奈四:有同学“伤”过我,但我还得待你如初恋


两年来,我多少次受伤,我受伤不是因为我无聊,而是因为我太把大家放在心上了。可有些时候,总是好心贴到冷屁股上,和你聊两句,被你几句刺耳的话,倒了胃口。


有同学当着全班顶撞过我,当时面子全丢尽了;有同学在宿舍差点和我有肢体冲突,那种心情,让人无法回忆;有同学在操场上和我对立,他总有不出操的理由……我多少次发誓要放弃你,多少次决定从内心开除你,但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“他还是个孩子,孩子犯错,上天都会原谅的,别和他们计较。”于是,我再一次把你放在心上,再次找到了你,给你关心给你鼓励。于是又一次来到你身边,即使你骂我千万遍,我却待你依旧如初恋!你不高兴,但我还得对你不放弃,不失望。


大家想想,我当老师容易吗?咱们换位思考一下,你做得到吗?


无奈五:我们263是超级大班,难道我不会减少人数吗


高三了,别的班级人数在减少,可我们没有明显变化,我一直在想,让263班的每一份子都往前走,不要过多在人数上打主意,于是到高考我们参考人数是51人,在一中可谓是超级大班呀,有别的两个班人数了。有心的同学自然会想,为什么?说真话,我班人数多,我是顶着压力的,学校领导好几次提醒我人数太多了,可我却沉默,因为是事实。要说让人数减少的办法我很多,前些年我一直参与学校的分流工作,手段方法我最多,但我没有用,不是我不会用,而是不想用。我只想把精力放在班级管理上,至于学生多几个无所谓,所以263就这样以人数众多走完了一程。“本桶原理”不是我不知道,割掉尾巴的办法我清楚,那样对提高全班的平均分、升学率很有用。可我没有小看任何一个同学,我常对一部分同学说,考了多少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已经走完了一程,我班这样的生存环境,你还不满意吗?如果不信,你到别的班级去试试,怎样的滋味,你会知道。


许多同学认为,我眼里只有分数,我眼里只有成绩好的同学,我请大家想想,如果是这样,部分同学还能在263吗?你还能坚持到高考吗?我们能有集体共进的局面吗?


我说这些话,藏在心里好久了,总想高考后再说,总想大家慢慢会明白的。当然送走了一届又一届,孩子们成长了,我老了。有些事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会去思考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,我在群中共享,不是要批评谁,只是希望大家记住这份执著。我们一起走过,有说有笑,有哭有泪……


从今起,我们实质上的师生关系已经解除,正在进入另一种关系:朋友关系。无奈是当老师的真话,无奈将成为一种回忆,此刻我们在思考什么,263将在什么时候再聚首,我们共同期待。


过两天我将找学校,辞掉新一年的班主任工作,我有家庭,有老人妻儿,我也该回归了,毕竟已经不是我逞强的年龄了,回家吧,那里是温馨的港湾。


(此文已发2015年《教学考试·理论版》第6期)
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