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梦语文人 精彩生成路

追梦语文人   精彩生成路


——读李仁甫老师课堂实录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的启示


     作者:自永军    学校:云南省大理州弥渡一中  


 


江苏省特级教师李仁甫先生,致力于生成语文研究,成果颇丰,他的课堂教学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是生成理念的具体体现。读他的课堂实录犹如与智者对话,总能发现许多精彩。


启发一:认真落实“以学——问定教”,为生成提供肥沃的土壤


实录中,学生的回答很精彩,试问精彩从何而来?从课前预习而来。语文教学是一个连环过程,阵地不只在课堂,所以李老师在落实和检查课前预习效果这一环节非常重视,这正如他经常所说的“凡安排自学必检查结果”。至于具体如何检查预习成果,课堂实录中没有提供这一环节,但李老师在很多场合说他“有时,学生预习不到位,就干脆腾出课堂时间给学生预习”,这足见他对预习的重视程度。课堂上的精彩,就是这样得益于学生课前的充分学习,这与“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
有了预习,有了学,并提供机会给学生问,这就能实现“以学——问定教”。“以学——问定教”,是生成的前提,而当学生没有充分学习,当他们没有达到“愤悱”状态,教师就来什么“学生可以任意说,说哪段我就研讨哪段”、“随意讲,讲什么就讨论什么”之类的总动员,那无疑是轻浮草率而不负责任的。显然,在这节课里,学生的思维达到了“愤悱”状态,他们“欲罢不能”,课堂气氛异常活跃,精彩生成不断涌现。


“何以定教?惟有学——问”,李老师的这一名言说明,生成在课堂,而生成肥沃的土壤在课前。


启发二:助产术、追问术、激励术综合运用,最大限度地促成教学


李老师的助产术、追问术、激励术用得非常到位。课堂的精彩需要一个高明的“导演”,才能将学生引向远方,才能生成更多精彩。学习生成理论,还得反过来回归到这些技术层面上,技术支撑着艺术。看似无招,处处有招,隐约中方现高手本色。比如:“概括得很好。你们看,‘亲情’‘友情’,还有‘幸福’。(面向男1)你继续讲,我不打扰你。”这样的话语,对学生有很大的激励作用,进而产生能动效应。


再如,下面的对话——


老师:没有,那在什么地方有啊?(众议:乡村、野外、田野……)


老师:啊?(走向一个女生)你说了一个什么词?


这是一种强化,一种追问,将问题引向核心,在追问中有生成。学生自然答出:野外。再看下面李老师是如何追问的。 


老师:在野外!嗯,还有同学说在山野,也就是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的人,他肯定是不寻常的。“喂马,劈柴”,我们来咀嚼一下这四个字。“喂马”,为什么要写“喂马”? 


学生:因为要骑着马去周游世界。


 师:哦,要周游世界,就要骑马,马饿了要喂。那为什么“劈柴”?


(众议:吃饭、做饭、生火做饭……) 


4:生火做饭。 


老师:马要喂的,人也要劈柴、生火、做饭。海子选用了典型意象,用了两个富有特征性的动作。让我们想象海子向往过什么样的生活。“喂马”,你想象啊,有一匹马,他牵着,本来他是骑着的,去周游世界。现在要补充能量,要到加油站,他要喂马,自己也要劈柴、吃饭,是吧?填饱肚子,继续旅行,周游世界,这个生活是不是我们平常人能过的?


李老师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用问题将学生引向深处,引向语文的方向。


这样的例子在课堂实录中有许多,不再赘述。学习生成理论,不能单向思考,要通透掌握,要在课堂上有更多精彩呈现,老师必须掌握许多技术性的操作策略,或者说学习生成理论在一定程度上“功夫在生成理论外”。不同教学艺术之间有关联,正如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张无忌,学了“九阳神功”再学“乾坤大挪移”“武当太极八卦掌”就相对容易。


启发三:坚守语文学科阵地,体现浓浓的语文味


学习生成理论,不可回避的是语文课堂生成了“非语文”的问题。此时怎么办,课堂一放开,就会出现有老师说的“荒了语文的田,种了其它学科地”这样的现象。


语文课,要体现语文课的特点,应该紧紧抓住“语言文字运用训练”这一“牛鼻子”,坚守学科阵地,让生成围绕语文展开。李老师紧紧围绕体会、品味、创作来生成,让整节课有浓浓的语文味,将生成和语文有机结合,真正体现了生成语文的理念。


比如李老师引导学生思考“要表现‘周游世界’这个主题,只有这两个意象才能表现吗?同样的主题,同样的格式,我们能不能也用几个字来写一写呢?用两个动作,当然我们也可以创新,不用两个动作,而用名词型的两个意象。我来举例,好不好?”


几句过渡的话语将学生引向创作的领地。于是有了后面精彩的生成:“踏雪,听风,周游世界”“客栈,板桥,周游世界”“暮舟,云影,周游世界”“汲泉,踩水,周游世界”……


李老师的课堂较好地体现了教学的收放艺术,生成不是天马行空,解读文本时有些点是师生都绕不过去的,这时老师稍稍一收,不露痕迹,学生又回来了。课堂教学,老师犹如放风筝,有放有收,方是大家境界。


启发四:充分体现了“从预设走向预备”的思想,自然有意外精彩


李老师提出弹性预设的观点,与硬性预设相对,弹性预设的三个核心要素是变性、变向、变量。李老师在课堂上“弹性、动态、不如此亦可”有明显体现,这和再现课堂完全不同,学生学习的主动性、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。假如我是学生我也感兴趣,我也会主动思考和交流,因为这是在真正尊重学生的基础上展开的课堂教学,这就是生成课堂的魅力。


从再现课堂的角度出发,这一课的教学程序应该知人论世,作者介绍——初读课文,整体感知——再读文本,品读欣赏——鉴赏文本,拓展延伸。学生被老师一步一步牵着走,不欢迎有“意外”,不能有“旁逸斜出”,而李老师的课恰恰相反。


比如对“陌生人”理解是就一次意外的生成。1:“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”,海子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在为别人祝福,而把自己排除在了幸福之外,这里表现出了他的孤独。


师:(语调上扬)他是一个旁观者!站在一边,祝福“陌生人”。你刚刚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来形容他?


1:孤独。


……


8:其实,我是觉得刚刚那位男生说的不是很对。


师:对男生?哪个男生?


8:他(指男1)。


师:你要对他进行驳斥?怎么反驳?


8:他说“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,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,愿你在尘世中获得幸福,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,表达的是自己的孤独和对陌生人的祝福。我认为,三个“愿你”和“我只愿”,写的是海子超凡脱俗地看待人世,是对人世的祝福。


师:他认为海子在一旁,是旁观者,很孤独,而你认为什么?你刚刚用了个什么样的词?


8:超脱。


师:哦,用一种超脱的心情来看待陌生人。你对他进行驳斥,认为海子和陌生人并不是对立的,而是超凡脱俗的。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?


8:豁达。


还有比如对“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”的理解又是一次意外生成,但却是多么精彩和可爱,在此不具体说明。


从课堂实录中,可以看出李老师板块式备课(教案)功夫,对于我来说,难在这里,为学生准备不同的“卡片”,课堂上任由学生切入,老师都能有“预备好的资源”。板块式备课考验老师的方方面面,尤其是知识的广度和深度。


启发五:生成课堂,需要科学的学习方式作支撑


生成语文课堂是对传统课堂的颠覆,它需要科学的学习方式作支撑,如果能形成稳定的课堂文化更好。从李老师的课堂上可以看出学生的思维非常活跃,敢于表达不同观点,敢于从不同角度探究,乐于用语文的方式来思考,学生乐于倾听,愿意交流。这需要坚持训练学习方式,孟照彬教授说“没有学习方式的变革就不会有课堂教学方式的改变”,我们看到李老师的课堂精彩不断,但更需要我们思考精彩背后,有什么在支撑着学生的学习,“构建与‘生成’相适应的课堂文化”很重要,长期坚持训练学习方式,才能稳定为课堂文化。在李老师的课堂上,学生敢说会说能说,学生能听会听在听中思考进而引发表达交流的强烈愿望,也是需要老师去引导的。


许多学生,在传统课堂的“逼迫”下,习惯了你讲我听,你说我记的方式,他们已经习惯于“奴隶”式地学习,生成课堂是对传统课堂的一种挑战,需要我们有勇气来突破自己。学习实践生成课堂理论,最大的障碍不是学生,而是老师自己,因为这需要老师更新自己的操作系统,从完全的知识系统更新为综合能力系统,甚至有必要格式化自己的思想。


李老师提出“不可预约的精彩”,这个“精彩”的玄机在哪?我想在于一是学生提前学习,二是学生的思维是开放的,心门是敞开的。而后者是核心,从这个角度说,生成语文先要训练生成的思维,比如类比思维、发散思维、还原情境思维、批判性思维、超功利思维……


精彩是因为不可预约,让人好奇,激发欲望。语文课堂的风景需要我们换种思维慢慢去发现;语文的边界争论无止境,在争论中李老师提出了“生成语文”的理论;在课堂教学的天地里,携“生成语文”上路,我们将感受到春暖花开的课改春天。


(此文已发2015年《语文知识》第10期)

生成课堂与我的教学

生成课堂与我的教学


——漫谈李仁甫老师对我的影响


假期里,用相对集中的时间阅读了李仁甫《语文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》一书,感受受益颇多,其中就《不可预约的精彩——生成课堂的主张和实践》一章,谈谈对我影响很大。


一、有共鸣、有分歧、有争论、有交流


我读李老师的书,有些地方常有共鸣。比如“教师把学生的预习和自学当作教学的原动力,让学生自由交流学习原初感受。”反思自己,我平时在这点上做得不够。包括我自己也是,由于各种原因,在学生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就慌忙进入教学内容,效果可想而知。“通过对话、讨论、活动等手段让师生发生各种‘关系’时,课堂就会上演一幕幕的真实情景剧。”“缺乏互动的独白,只会是低效教学。”“试想如果学生能够深度学习,能够达成75%的效果,能产生25%的困惑,那么他们面对即将到来的课堂教学活动时,思维无疑会处于一种最佳状态。”“抽象学生”与“具体学生”的提出。没有“形而下”的教学资源,课堂往往缺乏厚度、密度、广度,未必显得太单薄、太寒酸。“在课堂上最怕的就是学生没有错误。”“以学——问定教”,这些观点和方法,一是有科学依据,二是能很好的指导教学。


我读李老师的书,也有一些自己的观点。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“再现”课堂也有它存在的道理,“生成”课堂更多的着眼于学生的综合素质,但就应试而言,未必就比“再现”课堂高明,在中国,教学上知识性是第一位的,我感觉“生成”课堂更适用能力性,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。


生成课堂,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许多老师喜欢“再现”课堂是因为“再现”课堂有较强的可控性、操作性。所以可能出现的问题是,教师学习了生成课堂,但效果不明显,或者操作起来困难。对“双主体”的提法我一直保留意见,当然在实践中,李老师的提法也有理论依据,也能很好地指导教学。


关于课堂效度,李老师提出了三种策略,变废为宝、变丑为美、变浅为深,我个人认为还可以有其它的操作策略,只要在遵循生成理念的前提下,可以灵活应变。我总认为教育教学艺术,在遵循大原则的前提下,方法可以自创。


二、有意无意或多少改变着我的课堂


李老师的生成课堂理论,在不知不觉中对我产生了影响。我的课堂发生了改变。比如 我讲的时间越来越少,学生动起来的时间越来越多;如果学生在课堂上没有生成,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准备不够,所以我开始习惯放手,放时间,让学生有充分地准备,这样做的课堂效率明显高于教师“满堂灌”。后面的教学中,要改变我的课堂,学生不提前准备我就不上,没有充分准备就不开始,有预习就要有检查,保证课堂的生成。实在不行,就利用语文课堂时间,让学生充分准备。我尝试过让学生提前准备好,到课堂上生成效果明显更好。语文说来说去还是学习习惯,从预备到生成,好多学生开始时不习惯,其实坚持一段时间也就成自然了。


    课堂上演一幕幕真实的情景剧,提法很好。真实就是通过学生准备后有感而发。情景就是由学生生成,教学中大家深入了,动情了,进入角色了。我的课堂,我也喜欢形成情景剧,学生最喜欢这样的意外收获,高三年级,我在积极尝试这样不可预约的情景剧。


我原来一直认为,生成课堂,只能适合那些生源比较好的学校。看完全书,再结合我自己的教学实践,其实同层次的学生生成可以不一样,不同的人,不同的地方依然可以生成不同的精彩,这需要教师的调控策略。


根据生成理论,课堂是不可预约的精彩,正因为不可预约所以精彩,也因为不可预约所以期待。


三、获得一种精神的鼓舞与自由


李老师说,理论研究是一个老师自我提升的最高境界,实践操作的人太多。一线老师对理论研究确实不够,这方面我也应该多加强。


记得李老师讲过,陶行知的伟大就在这里,他提出了概念,并不断影响我们的课堂,虽然我们的课堂从来没有真正达到过这种境界。跟当时的应试者应景者比起来,陶行知永远伟大。陶行知现在还有人不理解,但不理解他的人注定会淹没于历史之中。


历史就是这样,有人提出概念型的东西,提出新理念,而这种人往往穿越时间和历史,怀特海、杜威、陶行知都是这样。所以李老师才说,从某种意义来看,我不是想改变教师的具体行为,而是想改变其精神面貌。况且,我已在操作层面上努力,试图跟应试主义谈判,让大家在急于事功上获得满足。


具有历史使命感的人,不屑于纠缠于一招一式,他必然会像陶行知那样提出概念型的东西。概念型的东西,影响的往往不是一两年,而是漫长的世纪。这就像时装设计,不是让你穿的,但后来流行的穿法,都受到它的影响。新课程的好多理念就是这样,不是让你立即在课堂上实施的,而是改变你思维,然后逐渐改善你的教学行为。


李老师说:“我知道,我的理论没有我其它的讲座受欢迎,比如我做过优秀议论文写作范式的讲座,很受欢迎。但是我知道,这样的讲座影响的是眼前的,是课堂的一个知识点而已。”这一点,我非常赞同。“我曾经也是迎合应试的高手,在一招一式上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,我早期在这方面发了很多文章,但时过境迁,一钱不值。”其实,具体的一个知识点讲座我不太喜欢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,我自己可以总结。


向李老师学习,总能获得一种精神的鼓舞与自由。原来我们之间的沟通交流也有着不可预约的精彩。